南非小镇上的国家艺术节

  热情奔放的巡街是南非国家艺术节的活动之一,各国表演者穿上传统的服装,踏着非洲的鼓点,穿过小镇的街道,与观众近距离接触。
  格雷厄姆斯敦,南非东南部的一个小镇。从约翰内斯堡转机到伊丽莎白港,再乘坐将近两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达。尽管在地理位置和历史文化方面并非名声显赫,可每到7月,这里却能吸引来自全世界的演出团体和观众,原因是南非国家艺术节在小镇的举办。
  7月7日晚上从北京出发,到达格雷厄姆斯敦时已是当地时间7月9日的凌晨1点。一下车,立刻被寒冷清冽的空气所包围,一路的困倦瞬间被驱散。随后3天里,天气晴好,冬天的小镇弥漫着春日的气息,湛蓝的天空、舒展的白云、温暖的太阳,空气也很清新,让人禁不住大口地呼吸。街道上,随处可见国家艺术节的演出海报,音乐会、话剧、歌剧、舞蹈、爵士乐、电影、展览等五花八门,可以想见艺术节的丰富和有趣。
  整个小镇都是南非国家艺术节的舞台,除了剧场内的演出,演员还尽可能地走近普通民众,把艺术氛围传递到小镇的每个角落。彩妆巡游就是近距离交流的形式之一,参加艺术节的演员们身着演出服装,伴随着非洲有力的鼓点,在小镇的街道上,边走边唱。队伍中有高大滑稽的非洲人偶、来自爱尔兰的小精灵以及打扮怪异的大学生和快乐的小学生。
  由天津歌舞剧院和天津杂技团的17位姑娘、小伙子们组成的艺术代表团,成为艺术节上首次亮相的中国面孔。颇具东方色彩的演出服装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,而头上顶着的大缸、手里耍的空竹更是让南半球的观众好奇。街道上的路人看见队伍走来,纷纷放慢脚步,拿出随身的相机或手机拍照,有人便跟着音乐跳起舞来,还有很多孩子跑着与队伍一起前行。
  艺术节的演出集中在“1820年定居者纪念馆”,其中有剧场内的售票演出,也有大量免费的开放式演出。尽管开放式舞台不大,在抽象绘画的装饰下充满了艺术气氛。7月10日下午4点,中国演出团到达纪念馆,当时恰逢前一个节目结束,观众从馆内蜂拥而出。不一会儿,另一批观众又陆续坐满了台阶,大人们拿一杯红酒或香槟,在愉悦唇齿的同时也放松心灵,孩子们则多围坐在舞台四周,欢快地簇拥在一起,期待精彩的演出。演出中,每每看到杂技中的惊险一刻,观众们都会倒吸一口气,紧接着会为演员献上最热烈的掌声。
  南非国家艺术节已经举办了37届,规模和影响力日渐扩大,这与南非文化的包容和开放不无关联,此外跟艺术节的运作方式也有关系。尽管南非国家艺术节虽然冠以“国家”之名,但是,艺术节的主要执行单位不是政府机构,而是民间的“1820基金会”,其主要赞助者也来自南非的民间企业“标准银行”。艺术节委员会有一套选择节目的标准,尽可能地把不同风格的艺术吸纳到这里,融汇、沟通。
  演出结束后,很多观众意犹未尽,兴奋地举起大拇指感谢精彩的表演。“对中国的好奇心在这里得到了一次满足。”哈伯德说,她带着十几岁的女儿从伊丽莎白港驱车赶来,专程来欣赏中国的演出,为的是圆女儿的一个“中国梦”。